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水一者的博客

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,得失皆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九天大峡谷探幽  

2010-09-06 11:39:40|  分类: 旅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莱芜有个九龙大峡谷是早就听说的事儿。但一直没去过。还有一个九天大峡谷,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    周六(9月3日),我携女儿随老驴Z带领的户外活动队伍一起前往。

        早上不到5点,我们就起床,乘坐BRT公交5时30分首班车,到济南经十路体育场站下车,然后转乘88路公交前往仲宫驴友出发的集散地。在仲宫简单吃过早餐,我们48人组成的队伍于7时50分分乘6辆面包车,浩浩荡荡向目的地进发。

       经过大约1小时20分,我们达到莱芜一个叫做朱家裕的小山村下。

       路原本是有的,但领队的Z先生执意要走捷径,于是大家经过就地简单的一番“民主”讨论,形成一致意见,顺势爬山,走捷径。

        所谓捷径,开始还有一条村民踏出的小路。大家一前一后“一”字儿跟着前行。路边小溪哗哗流水,旁边是一棵棵果满枝头的栗子树,偶尔有一块块种着庄稼的梯田。走了不远,前面就没有路的痕迹了。于是,前面的几位“探险者”继续探路,后面的队伍只好暂时歇息。

        有道是:地上本来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。

        在前面队员探险之后,大家陆续跟上,前前后后48人,走过去,路的痕迹就显露无疑了。山坡上,荆棘密布,杂草纵生,又加上近期雨水较多,不仅要躲避身边荆棘划破皮肤,更要注意溜滑的脚底。不少驴友因此在腿上、胳膊上留下了一道道鲜红血痕。这也算是一种代价吧。事物总是有两面。走正路,要付出更多的汗水;走捷径,是要付出皮肤划伤的代价。当然,这点伤痛,对于常年做户外活动的众驴友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远处的山腰上,我们隐约看到有一片片的栽种庄稼的梯田。哦,有庄稼地的地方,肯定是有好路通过去的。不然,庄稼怎么收获之后运下来呢。于是,领头的便穿越荆棘杂草,向着庄稼地一步步迈进。走到难走的地方,大家你拉我一把,我推你一下,遇到荆棘多的地方,互相提醒并“接力”拽着荆条,有时候,荆条竟成了“把手”,拽着它慢慢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 很快,我们就来到山腰的庄稼地。呵,还有西红柿呢。S大姐摘下一个还略带绿色的西红柿“美美地”品味起来。瞬间,爬坡的疲劳顿时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    跨过庄稼地,很快大家就找到了在山脊上的一条不是很宽但有明显痕迹的小路,顺小路右行直达山顶。

       “嗷——”,先期抵到山顶的驴友们,忍不住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 虽说走捷径很是费劲,但所及之处,全是原生态啊。荆棘杂草足有一米多高,有的甚或超过人的身高。

         翻过山顶,大家沿弯弯山路,继续向右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 很快,我们就进入到一条大峡谷,两面高山耸立,树木青翠欲滴,山涧哗哗流水形成小溪。大家沿着小溪,一会是草地,一会是山石,漫步溪涧,心情荡漾,疲惫之感荡然无存。突然,有七八头黄牛散于溪涧一块杂草丛生地上。牛儿有的相互追逐嬉闹,有的低头吃草。看见一穿红色体恤的驴友,牛儿竟兴奋地窜起来,那一刻,好吓人呢!原来,牛对于红色是很敏感的,或许也很刺激它吧。怪不得,西方的斗牛士都清一色地用一块红红的布儿引领者牛“斗”呢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远处,一位中年妇女坐在那儿。显然,她就是牛的主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么大老远,来这儿放牛。于是,我们走上前去,与其搭讪。

      “您是那个村子的?大姐。”“我是朱家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哦,我们不禁心生钦佩之情。人家每天放牛,都要爬山来到这里。我们游玩,走这点路还感觉疲惫。哈!

       顺着山间溪水前行。前面一个陡峭的山崖,成为一道坎儿。水哗哗地从高处向下面流淌着。水溅到石头上,溜滑溜滑。偌大的石头上有几个凿出的蹬脚用的浅浅的凹槽,身材高大的驴友,慢慢地、小心翼翼地就可以换着脚,一步步爬下来,可对于身材相对矮小的就成问题了。领队的Z,不愧是老驴。他自告奋勇,主动上前,找到一站立的地方站稳,一个一个地指导大家慢慢爬下。有时候,他不得不用手托着驴友的脚,慢慢地换腾着往下来。对于我来说,身高占点了优势,虽说有点担心害怕,但还是自各儿比较轻松就下来了。女儿很少出游如此般的地方,在Z的指导帮扶和我的接递下,虽然吓得曾经“惊叫”了几声,但总算有惊无险,安全下来。心想,这就是锻炼,也算是给了她一次机会。爬山如同人生,关键时候靠别人的搀扶能渡过难关,但更多是在别人搀扶中锻炼自己,最终,路还得靠自己走。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
 

        越是艰险的地方,走过之后越是觉得刺激,越是感觉有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下来之后,相机咔嚓咔嚓伴着哗啦啦的溪水响个不停。美好的瞬间,成为我们永恒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 顺峡谷而行,尔后有一岔道。一条继续沿峡谷前行,一条是沿山坡而上。远远地,我们望见山顶的亭阁。有的希望继续走峡谷,有的则希望上山坡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。于是,我们在这里兵分两路。我则虽领队z上山坡。

        山坡虽然有些儿陡峭,但好像这里已是景区了——山坡全是木栅栏修成的栈道。栈道在山坡上蜿蜒,回望的时候,也是一道不错的景观。沿栈道迂回螺旋式上山,走到山顶,俯瞰峡谷,哦,深邃、宽阔、下面哗哗流淌的溪水尚依稀可听得见,好壮观!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 山顶上,一个不是很大的牌坊,横额上书有“九天门”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   哦,原来,这里是九天大峡谷啊。说实话,之前,九龙大峡谷听说过,九天大峡谷还是第一次听说呢。

      这里是莱芜的王石门村坐落的地方。该村海拔851米,号称山东省海拔最高的村庄,因其周围群山多有云雾缭绕,素有“天上人家之称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停车场,旁边是一个清澈如明镜般的清心池。据说这里的王石村,其民俗游也很有特色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据当地老乡介绍,左边就是赫赫有名的九龙大峡谷,右边侧是九天大峡谷。进入九龙大峡谷,恐怕一天出不来,而且据说门票查得很紧。于是,驴友们在此稍息之后,便继续九天大峡谷的探幽。

        向右前行,不远处就是曾经映入眼帘的亭阁。一伙游人,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坐在亭阁里午餐呢。拾腕一瞧,已是11时47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虽素不相识,见我们背着行囊,他们还是主动搭讪:“您哪里来的?”听口音,地道的淄博话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便故意装腔拿捏着说“俺是淄博哩”

        哈,好像暗号对上了一样,他没有怀疑地问:“您是淄博哪里啊?”

      “博山唵”。“博山完(丸),博山又(肉)完(丸)”我答道。

      一段当地流传的笑话的对话,惹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 “我们是济南来的”。见他们仍蒙在鼓里,我只好自报家门了。

       “你们也知道这个故事啊?!”他有些惊诧。

        “地球人都知道啊,哈哈”说着,我们一边挥手,一边笑着……

        顺亭阁继续右行,远远地就看到山间的吊桥。不远处,我们就来到一个叫做“回音桥”的地方。此桥虽然名曰“桥”,但只是在一山崖边上搭起的一个小小的木头桥而已,四五米长,一米左右宽,下面是个不深沟壑,叫桥很是勉强。不过,在此大声喊山,回音确实很明显的。于是,但凡游客到此,必是喊上几嗓子过过瘾,也验证一下。大概是这个原因吧,在此修建了一个“回音桥”。

        再往下,一路全是木板搭建的栈道。木板历经风雨,有的斜外着,也有的出现了破绽,人走在上面偶尔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。细细咂摸个中滋味,也很有意思的。很快,我们就来到一座吊桥。吊桥在两个山头之间,下面是深沟,桥足有20米长,两边专门有绳子缠起的护栏,以防不小心人在桥上摔倒。虽说有此护栏,但走在上面晃悠悠,加上下面就是山间,心里仍不免打颤。领队Z虽然已是五十有余,可身轻如燕,一路跑着、颠着,兴奋地通过吊桥。这座桥,叫做“云步桥”。

        紧接着,又是一座吊桥,宽窄相差无几,模式基本一样。这座桥叫做“青云桥”。

        大家纷纷在桥上拍照留影。桥的两则,不远处就是深壑峡谷。群山环绕,群岚叠嶂,风光确实很美。山石犬牙交错,勾勒出不同的形状,任其想象……

        跨过吊桥,继续前行,慢慢就开始下山了。

       下山的路不很难走,虽弯弯曲曲,高高低低,但小路两边,野花满山遍野。野樱桃,野海棠,还有数不清、弄不明的各色野花。值得一提的是,苦菜在山坡上竟长成了树一样,一朵朵黄黄的苦菜花在苦菜“树”上,微风吹来,飘飘荡荡。即使路边不起眼的一朵朵野花,也成为那些有心驴友镜头下的一大美景。

         来到峡谷的山涧,我们与另一对驴友们会合。大家这一堆、那一撮地沿着小溪边就地而坐。有的已经开始了午餐,有的躺在平一点的石头上休息,有的在溪边洗脸……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们和同事S还有Q大夫等几个人,围坐在溪边,拿出各自从家中带来的香肠、咸菜、花生米、小咸鱼等美食。69岁的Y先生还特意从家里背来几瓶白酒,执意送我们一瓶。同事S不仅带来了似乎是专为驴友们制造的合金做瓶子的两瓶2两装的70度三家村白酒,还带来了野外用的防风汽炉,主动为大家烧水喝。吃着自带的美食,喝着溪边的清水,大家其乐融融,不是一家人胜似一家人。

       “幸福在哪里?幸福在大峡谷啊!”一席话,说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 小溪积流,在一处相对凹的地方,形成了一不大不小的清澈见底的水池。池水深大约2米左右。这成为游泳爱好者临时的游泳池。于是,一些有所准备、带着游泳衣的驴友们便一个个换上衣服,跳进池里畅泳起来。其中一位女士Z也不甘落后,没换专用衣服便下水游了起来,赢得大家一片喝彩。

        酒足饭饱,开心玩乐之后,前行不远,就见一片片的庄稼地。我们沿路开始向返回的目的地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 经过一个小山村,当地的老乡告诉我们,这里叫“石屋子村”。里边的这个叫“下石屋子”,30多户人家,村民全是苏姓人家。老乡们看到我们,很是热情,招呼大家家里喝点水吧。多淳朴的乡民啊。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九天大峡谷探幽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 沿山路再往上走,就是上石屋子村了。村里也只有三四十户人家,全是张姓人家。

       村民们在树下围坐着,我们走了,相互招招手。

       这里的山路是水泥砌成,路面也很宽。但路的坡度大约有15度左右,陡的地方甚或有20到30 度,一步一高点,步步得用力。看见69岁的Y先生吃力的样子,我本想把登山杖让给他,岂料他怎么也不肯。还不时地高声“一 二 三 四”地喊着口令。已是儿孙绕膝的老头了,身体允许,能出来溜溜,其开心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   我想,他脸红红的,大该是喝酒喝的吧,就没再执让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一边弓腰漫步向上走,一边聊起天来。原来,Y老家是寿光,还是老乡呢。他当兵20多年,后来转业留在了济南。尽管头发几近全白,眉毛也有些花白了,但身子还很健壮。年近古稀了,依然能爬山跑这么远的路,实属不简单。可他告诉我,“今天比我大的还有两位呢,一位72周岁的,一位70周岁了,我不算大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经过一段山路,我们终于回到朱家峪。面包车的师傅们早就在此等候我们了。此时,时间已是下午3时40分了。

       不远处。还有一个叫做香山寺的景点,来回需要大约45分钟。天开始阴沉沉的,像要下雨的样子。想想晚上还有应酬,加上据说该寺是新修建的,且尚未建完,于是我与同事S及N姐商量着乘车直奔济南。有两车的14个人执意去香山寺。这样,我们便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 下得山来,雨点飘飘落下。我们一车人说好,每人多给师傅10元钱,直接把我们送回家。这样,就免得再在仲宫倒车了。

        路上,雨淅淅沥沥地下下停停。疲惫之感,涌上全身。不觉,有的驴友在车上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不到4点,我们开始的启程,到家已是接近6点了。还好,约定的应酬没有耽误,一天玩得也很痛快。

       九天大峡谷,值得一游。

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3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