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水一者的博客

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,得失皆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70430“五一”乡村游记  

2017-05-02 11:20:42|  分类: 2017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春来不几日,夏便悄降临。清明刚过,五一很快就来到了。
       4月20日休公休假,期间22日开始天津三天之旅。所以“五一”节就不打算外出了。每逢节假日各大景点人满为患似乎成为常态。前年“五一”本来去近郊西营镇游玩,竟被堵在了西营镇驻地。去年“五一”七步沟与爱情河之旅,被堵在景区长达两个多小时……所以,今年“五一”不出游。
       29日周六,有驴友建议去七星台。或许是被堵怕了,我们还是决定没去,而是改去黄河北的龙湖湿地自在游。我们四人绕龙湖漫步,且在龙湖边上挖了许多类似蓬蒿但不是蓬蒿的“龙须菜”。“龙须菜”是一种生长在盐碱地里的菜,学名不知叫什么,老家的人管他叫做龙须菜。大概与其长得很像胡须一样的缘故吧。此时的龙须菜十分嫩,回家上锅焯一下后,用虾皮与蒜泥一拌,清气爽口,味道极美。
       初夏的龙湖,春光明媚,湖水清澈,四周一片绿色。许多垂钓爱好者,纷纷湖边安营扎寨,执杆放线,坐等鱼儿上钩。湖边树林里,一些人带着帐篷、炉具等,一家人支起炉子做起了烧烤。也有的在空旷地上放起了风筝……
       从龙湖,我们来到公路以北的湿地。湿地西边的杨树林里午餐。龙湖以北的湿地,河草茂盛,河水清幽,起起伏伏的草地,间或一株株树木,宛似一片草原。
       次日,我们驱车去章丘文祖镇。一出市区,原本十分宽敞的经十东路竟然也开始了堵车。原本计划去吕祖泉景区的,虽然屡次从此经过,没想到其位于莱芜境内,稍有点儿远。于是,临时改变线路,在章莱路文祖镇附近发现有一“微”旅游景点,便沿着山路向东直奔“东张村”。原来东张村周围还有鹁鸽崖、郭家庄、双龙村、黄露泉及朱公泉等一批古村落,且每个村子里面都至少有一处“景点”,这也就是当地人所谓的“微”旅游景点了吧。
        我们首先路过双龙村,从双龙村直达山里面的东张村。东张村三面环丘、一面临溪,青山碧水构筑成偌大的天然相框,把这个巴掌大的山屯镶嵌起来,山乡就像一帧珍贵而弥新的重墨淡彩的山水画。在东张村,有一由净土甘泉滋养的两株传世千载的古柏人称千年鸳鸯柏”或“千年侧柏”。千年鸳鸯柏位于村子中间位置的一座庙前。
       “千年侧柏”东边为雄株,细密鳞状的树皮坚韧似钢,树身墩壮黝黑,一如铁塔般立地托天,满含粗犷豪放之力,展现雄风阳刚之气。它顽强地螺旋着拧着劲而向上至顶,虔诚地垂首对着青山躬身示意,显得那样坚韧不拔,那样厚道淳朴。西侧为雌株。表皮纹理呈螺旋状,好似裙裾裹体。枝条横生、苍劲古朴。或仰视苍穹,愿同彩霞结伴;或挥臂俯地,乐于野草为友,主枝细杈弯曲有致,彰显钗流柔情之意。两树相距五步之遥,每株树体却有三人合抱之围,前来观赏者无不感叹山屯福地的厚爱和甘霖溪泉的养育。树冠青葱碧翠大如华盖,显现老而犹健的韶华风采。更为神奇的是两株树顶共向内倾,状如亲吻;树干纵横交错,煞像相依互抱,传递着暖心慰怀的炽爱,难怪被世人誉称为山乡千古“鸳鸯柏”。
       古人云:“花草有心,树木通情。”据当地老乡介绍,春来它们便会悄悄地萌芽吐蕊;深秋时节,它们又静静地籽饱粒实、落叶缤纷。我们会礼赞人类爱情的崇高和圣洁,但对眼前这两株异性古木的千秋之恋却难以理喻。看它们终生难离难弃、相依相偎的柔情蜜意,却完全称得上绿色家园情爱至深、至纯的楷模。
        顺着千年侧柏东行不远,在河东边的一住户墙外,有一永清泉,泉口呈井口状,深不过一米,泉水清澈,缓缓而流,流进小河,顺村内小河而西下。据说,此泉为八仙开凿,又叫“八仙泉”。泉旁,还有一盘老磨静静地坐落在哪儿。时至晌午,正巧有一六旬村妇来此挑水,趁此我们取下预先准备的两个水桶,将其灌满带到车上。
      顺河往南,不远处还有一泉,簌簌直流。村里几个老乡正在洗着衣服。伸手一试,泉水拔凉拔凉,其清澈甘冽,大有让人垂涎三尺之感。身在山村,坐享其水。在给这里的老乡带来山路不便的同时,也给他们送来了甘泉,有得有失,老天不可谓不公平啊。
       出东张村,继续向山里行进不远,就是郭家庄了。
       郭家庄最引人入胜的莫过于建于道光十二年、有着180年历史的张氏牌坊了。严格来说应为牌楼。据说,其为济南地区仅存的贞节牌坊。此为道光皇帝表彰郭允修之妻张氏勤劳、坚贞、善良的道德精神之见证。据资料载,乾隆四十二年四月(1777),郭家八世郭允修去世,其妻张氏带着年仅十七岁的儿子郭存龙及五个女儿,担起了养育家庭的重担。郭存龙官至登仕佐郎翰林院待诏,后返乡里。随着岁月流逝年龄增长,郭存龙更加怀念含辛茹苦养育他成人的父母亲,他决定把自己的职位、名号貤赠给父亲郭允修,并投巨资为母亲张氏立牌坊。当道光皇帝得知郭存龙至诚至忠的孝亲德操后,决定下诏予以表彰,并亲自撰书。
       张氏牌坊坐北朝南,用花岗石建成,高8米,宽3.5米。道光皇帝端庄遒劲的书法、工艺师们匠心独运的设计及技艺精湛的雕刻,使得整座牌坊大气磅礴端庄典雅。张氏牌坊宛若一件精美的工艺品,在郭家庄老街上熠熠生辉了一百八十年。牌坊顶端两条螭龙各卧一边,中间立一宝葫芦。刀币形飞檐上,四角各蹲一小石狮并挂有风铃。下层中间长方形雕花石块刻“圣旨”二字。“圣旨”下面仍为两条螭龙左右分卧在刀币形飞檐上,四角蹲小石狮并角挂风铃,中间石块刻“名标天府”四字。“名标天府”石刻下是长三点五米的横石,上刻“爵秩峥嵘”。牌坊中心位置的长条横石刻:“貤赠登仕佐郎翰林院待诏郭云修孺人张氏坊 皇清道光岁在壬辰”。两边竖石刻有楹联,上联为“宠锡孝思黄麻诏”,下联为“恩荣家庆紫泥封”。牌坊进出口上方长条石是精美的二龙戏珠雕刻图案,对联前后各有雌雄石狮一对,石狮下面为三层立地石刻。牌坊刻字为道光皇帝亲笔所书,道光的楷书大气峻美、遒劲潇洒,给人一种内蕴深邃、法度严谨的静态之美。牌坊后面是车门,车门前左右装有雕刻的石鼓立石,门前上方悬挂着道光皇帝书写的匾额:“道光岁在壬辰梅月 恩授荣光 从九品郭存龙立”,匾额正中上方中心位置刻有满汉文“敕命之宝”篆印。蓝底鎏金字的皇帝御赐匾额,与古拙壮观的牌坊交相辉映,显示着悬挂匾额场所及牌坊家族的声誉。现为济南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      从郭家庄回返不远,右转有一条上山之路,顺路前行,山道蜿蜒曲曲,一直延伸到一个叫做朱公泉的村子。朱公泉村,据说以前叫做猪拱泉村,因泉而得名。后来改变为朱公泉还有一个典故:据说有一天,村里有一头小猪正在山脚下的乱层石板处到处乱拱。拱着,拱着,突然间石板下淌出水来。小猪又连拱几下,一股清清的泉水从石板下喷出。因为是小猪拱出来的泉水,此后,人们把这小村落叫作"猪拱泉"。

几年以后一个春天的下午,"猪拱泉"村的人们正准备下地播种,一个放牛的汉子赶着两头牛来到村头讨水喝。当他得知此村叫"猪拱泉"和村名的来历后,连声说此村名"不雅"。沉思了一会说:"此泉水供我解渴,有恩于我,我姓朱,日后村名就叫'朱公泉'吧。"放牛的汉子走了,人们没有信他的话,依然叫此村为"猪拱泉"。又过了几年以后。元朝灭亡,大明朝建立,起年号为"洪武"。又过了若干年以后,人们才知道,当年那位讨水喝的放牛汉竟是明太祖朱元璋。那年他为消灭章丘的官兵,化装成放牛汉前来打探进军道路。于是,按朱元璋之说,村民们将村名"猪拱泉"改为"朱公泉",此村名沿用至今。值得一提的是,朱公泉村里还有为数不少的石板老街巷和老房子,同样值得一看。

从朱公泉村原路回返,然后来到鹁鸽崖,就在鹁鸽崖村的前面,有一座古朴的土地庙。原路返回到章莱公路,南行几百米右转向西,很快就来到三德范村。三德范,乍一听此村确实名字了得:三德且不说,后面还有一个“范”字,可见一定是三德之范了。其实,村里的老乡对于村名的来历知者寥寥。有村民介绍说,此前,该村叫三队范。直到在村里转了一大圈才发现有一宣传牌上写有“好学近乎知,力行近乎仁,知耻近乎勇”,为三德范所提,莫非此三德?三德范村子很大,据说有七千多人口,一条大河弯曲穿村而过,将该村分为东西南北四个行政村。村里有三处值得一看的景观。一个是石拱门,似乎是原来老村落一条胡同的大门,上书篆体太平街三个大字。对面一座高台庙宇——玄帝阁。庙宇下的胡同,青石板路溜光铮亮,足见其历史的久远、历经的沧桑。庙堂仍在不见神仙。二楼庙堂四周都有通道,前后悬挂灯笼。试想,在很早很早之前,一个村子里竟有如此之建筑,如同村里的天安门一样,确实也够了得。也可以窥见其村当年之兴盛。再往里走,更有雄伟壮观的艮峰门令人惊叹。虽说三德范是一个村庄,但村内有传统的巷子且标有名字。艮峰门就在辛庄巷东首的巷口。完全方石垒砌、巨大拱形,据说建于清同治七年,高3.76米,宽5.68米,墙厚2.67米。门额镶嵌“艮峰”二字石刻匾额。艮为八卦之一,代表山,艮峰门是村里仅存的寨门之一。进艮峰门,里面有一幢幢古老的房子和院落,虽有的破败已久,但其散发出的泥土乡味确是地地道道,在许多地方已很难寻觅到的。在辛庄巷西首的石拱门上,镶嵌有“人和”匾额。据说此二字系清廷两广总督毛鸿滨亲书,其字浑厚持重,气韵俱佳,尽显大家风范。再往南走,河东岸边有一禹王庙,虽年久失修,风貌不减。

躲开拥挤的人流,避开拥堵的道路,随心来到乡村走一走,感受一下一座座古村落里散发出的那种古朴气息,领略一下在城市里再也无法出现的那种宁静与质朴,心由境生,自然也十分惬意。

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 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20170430五一游记 - 山水一者 - 山水一者的博客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